密室

夹缝里扒糖吃
同框就是糖
何况是在刘爸爸的微博里
扒糖吃

军训期间(2)

ooc
军人属于国家,楚郭属于p大,ooc属于我
无逻辑,慎入
根据我的军训生活改编。

“左右左!一二一!诶呀!怎么又错了?!你们是怎么做到三个人三个步伐的啊?!”郭长城站在三个新生旁边终于绝望的喊到。郭长城摘下帽子看了看周围其他队伍的进度,看到楚恕之练得整齐的队伍眼睛一亮!“所有人原地坐下,你们三个立正!”说完一路小跑到楚恕之的队伍,楚恕之看到跑过来的郭长城也给队伍放了休息,“楚哥,你能不能帮我练练那三个,我练不好。”说完郭长城低下头瘪了嘴,指了指那三个学生所站的方向。楚恕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那三个站军姿的一看就不想好好练,哪里是他郭长城教不好,楚恕之倒是心里想逗逗郭长城,双手把着腰带,往郭长城身边凑了一步压低声音说“求我,求我我就帮你。”郭长城脸腾的就红了,他再清楚不过,这是两个人床第之间的恶趣味。郭长城回身看了看楚恕之班级一双双八卦的小眼睛,拽了拽楚恕之的袖子“楚哥…别闹了…”楚恕之嘴角噙着笑回身瞄了一下,“你们原地休息不许乱跑,不听话的就给我蹲姿练习。”说完拉着郭长城走去他的队伍。把那几个学生领出来单练,可能是楚恕之的脸太过严肃,这几个学生也很快板正态度,不一会儿就能走齐了。楚恕之把着腰带走到郭长城身边凑到耳边,“下次再有这种事求我就用亲亲来换,这次的晚上回去补啊~”特地提高的尾音被两个班同学听得清清楚楚,郭长城已经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对于不苟言笑的尸王说出这种话,楚恕之班级的学生集体打了个冷战。

好不容易到了晚饭时间往回带队,走到路口刚拐了一半就被楚恕之班插了队,郭长城没有办法只能斜着踏步,楚恕之站在队伍后面幽幽的开口“头一回见到斜着踏步的!真是一个大呆鹅带了一群小呆鹅!”楚恕之的班级里响起了笑声,郭长城气鼓了腮帮子“大声说道“我的班才不是呆鹅!我就乐意斜着踏步!哼!”说完让队伍绕了路插在了楚恕之班级的前面,还故意压着步。拖着楚恕之的班级。楚恕之第二次被打断节奏之后小跑两步赶上他郭长城,使劲揉了一下他的脑袋“笨蛋!长行事了!”顿了一下又小声说“信不信让你下不来床。”郭长城回头气鼓鼓的瞪了一眼楚恕之,留下一个“哼!”才下了正常口令。楚恕之嘴角莫名勾起一个弧度。平时因为不苟言笑被队友和学生称为“尸王”的人,被同学们发现一遇上旁边班级的郭教官就柔和很多。

几天后,军训结束教官们也放了假。听说郭长城那几天就没下来床。放完假后也是带着腰肌劳损训练的。

军训期间

网上看的军训梗

ooc

楚郭两个人有靠在一起窃窃私语,赵云澜在两百米外看得清清楚楚,“楚恕之!”“到”“又说小话,俯卧撑200个,郭长城给他查着。”“是”×2楚恕之和郭长城带得班级纷纷看起了热闹,郭长城刚走到一旁站好,楚恕之一把拽过来撂倒。然后压上郭长城,一下一下开始做俯卧撑。两个班级的起哄声此起彼伏还夹杂着“老子搞到真的了!”

郭长城面红耳赤的给楚恕之查着查了一会觉得不对劲,“楚哥,俯卧撑不能屈膝”楚恕之用只有郭长城听过的声音说“长城,我可没屈膝,这是属于你的那个东西”郭长城脸红得快滴出血来,“楚哥!你……你…我查乱了,你得重来。”“你可真是长行事了,重来就重来。”楚恕之这次干脆做一下亲一下还换着角度亲。郭长城原地爆炸的心都有。

远处的其他人异口同声“妈的死给!”

祝红:“赵云澜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。”

超喜欢的太太点了小红心啊啊啊啊啊啊!超开心啊!

十三(3)

ooc

剧版原著混着来

借暗黑者第一季失童情节

逻辑不严谨慎入

主要是想走剧情

楚恕之和郭长城到李大宝家里时,房门并没有关严,楚恕之将郭长城拽倒身后。自己先推开门进去,紧跟着楚恕之进去的郭长城,一眼看到地上的林殿然。“楚哥……这……”楚恕之皱起眉毛,走到跟前伸出手,郭长城赶紧递上手套。楚恕之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,这次并没有上一次看到的黑气。“打电话给赵云澜,林殿然找到了,李大宝不见了。”

郭长城汇报完,就在屋里左看看右看看,推开一间书房的门,待郭长城看清里面是什么的时候后退了一步,用手捂住自己的嘴,“楚哥…这是……”楚恕之听到郭长城颤抖的声音赶忙过来看。顺着郭长城的目光看过去,昏暗的屋子里挂满了孩子的照片,角度是地铁的监控。每个上写着这些孩子的姓名,性别,哪站上哪站下。每个上面都打了红叉❌,估计是得手了。楚恕之拍拍郭长城的肩膀,走了出去。不大一会儿楚恕之联系人把尸体带走了。

“走吧,回家看看他们怎么样了。”郭长城点点头,心不在焉的走出去。一路上郭长城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,楚恕之也只当是他心里难受。郭长城心里又是一番景象,一进门就感觉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,随即屋里的东西就像活了一样,一张张图片伸出了手,就像引着郭长城再去看什么,在郭长城跟着楚恕之踏入特调处,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破旧的屋子,在一个空旷的荒地里,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工厂。随后一直跟着郭长城的感觉就不见了。

楚恕之也只当他是累了,“去楼上歇一会儿吧,这几天有的跑呢。”郭长城点了点头,便上了楼。郭长城心里回想刚刚闪过的景象,觉得有些熟悉。便拿出手机来查了一下,就在龙城城郊的余裕乡。郭长城心里总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,赶紧跑下楼发现楼下没人,一时着急就自己跑了出去。林静从实验室里出来,看着空空的大厅自言自语道“刚刚是有人出去了?还是我眼花了?”

赵云澜从审讯室里出来,在单向玻璃前上楚恕之兜里摸了根烟,两个人一言不发的抽烟,赵云澜吸了两口就掐了塞进桌子空里,拿去桌上的水簌了口,又从兜里掏出来棒棒糖来在嘴里含在,一套动作行云流水。楚恕之看着赵云澜无声的笑了笑,还是被赵云澜发现。“你不懂。”“是不懂。这个怎么回事?也是有关的吗?”楚恕之刚问完林静推门进来“赵处,这就是林殿然的所有资料。”赵云澜一偏头示意林静把东西直接给楚恕之。楚恕之接下东西看了一眼,“他也不是儿科大夫啊?在国外好好的,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“他是研究血液基因改造的,那十几个孩子也都是他的患者。”“你是说他在拿那些孩子做实验。”“对”

“那他呢,李大宝又是怎么回事。”“这个是李大宝追杀的目标。”赵云澜说完又看了一眼审讯室里的人,半晌才缓缓开口,“这个是校车司机宋伟负责调查孩子家住哪,李大宝负责隐蔽林殿然和孩子的行踪,林殿然负责基因改造,那些孩子就是试验品。”“李大宝呢?”“还没找到,让祝红和大庆找着呢。林静再把林殿然仔仔细细查一遍。”赵云澜看着审讯室里的人咬牙切齿的说道,屋子里陷入了沉默。

楚恕之熄灭了烟头,打算上楼看看郭长城,从刚才从李大宝家出来他就不对劲。楚恕之边想边上了楼,沙发上并没有郭长城的人影。“长城?郭长城?”楚恕之赶紧下楼问“林静看到郭长城没有?”“小郭没在楼上吗?”林静愣了一下。“小郭说不定出去有什么事呢?你别一惊一乍的,那也是我半个儿,我还能让他出事吗?”楚恕之皱着眉头想了半天“不对,这个笨蛋出门不会不给我们之间任何人都不打招呼的。林静查查他在哪?”林静一边查着林殿然一边找着郭长城。林静突然瞪大眼睛,发现两个网页中一模一样的地址。“赵处,老楚你们过来看,这是林殿然以前在余裕乡买的房子,小郭现在在那。”

楚恕之听完抓起车钥匙就出了特调处的大门,赵云澜一看赶紧追上楚恕之还向林静喊到“看住那个人,祝红大庆回来让他们也赶过去。”

林静还没等回答他就听见外面轰鸣的发动机,和汽车的刹车声。

另一边,郭长城站在他印象里那个院子的门口,轻轻推开那扇门。进入一个前院,院子的角落里堆满了医疗废械。穿过屋子,屋子里摆满了各种大小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。推开后门走到后院,一团黑雾在后院半空中。那团黑雾好像在向他招手,郭长城好像被吸引着向前走。踏入了黑雾,郭长城睁开眼,这才发现自己在一片混沌中。

是小甜饼,文是最后一张图。

如果打不开图片,评论里有链接。

十三(2)

极度ooc
原著剧版混着来
慎入
用暗黑者第一季失童故事情节
逻辑不严谨

楚恕之让郭长城消消汗就进来开会,不一会儿,就看着楚恕之和赵云澜在阁楼上吞云吐雾,嘴里不知道说了什么。两个人的表情看起来都不太好,楚恕之向郭长城招招手示意他进来。郭长城刚进屋就听见汪徵对着刚下楼的赵云澜说“赵处,不好了,刚刚接到通知最近有几起儿童失踪案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。地府突然发现这些孩子都死了,但魂魄迟迟未出现。还有林殿然的魂魄也不见了。”
听完这话赵云澜和楚恕之两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好“召集所有人开会,我打电话问问小巍。”不出五分钟就看到沈巍快步进入了特调处,跟众人点头示意一下,就站在赵云澜身边,摇了摇头。赵云澜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嘴里爆了粗口,“妈的,搞事搞到老子头上来了。”
“老楚小郭带我俩再走一次现场,林静,祝红,死猫你们三个想办法找那几个孩子。”
再一次回到现场,尸体已经被人带走了。楚恕之明显感觉比上回来干净的多,各个方面。沈巍刚发现这个杜门有些不对时汪徵就来电话了,“赵处,不好了,林殿然的尸体不见了。殡仪馆说是自己跑的……”
赵云澜除了脑壳痛没有任何感觉“沈教授,怎么办啊?魂儿没找到尸体也丢了。”
话音刚落赵云澜的电话又响了,这次是林静“赵处,孩子还没找到,但有另一条线索。这些孩子都在林殿然的诊所体验过。并且都是光华小学的学生。”赵云澜紧皱的眉头告诉在场所有人,暴风雨来了。
赵云澜临时改变策略,让老楚小郭去找林殿然,自己和沈巍去小学,大庆和祝红去找孩子家长了解情况。林静和临时工丛波一起调查林殿然和这些孩子的联系。
郭长城在出林殿然家时突然眼前一黑但马上就恢复了。这突然的反应激出了郭长城一身冷汗。“呆鹅,怎么了?”楚恕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“没事楚哥,我可能有点低血糖吧,没关系的。”楚恕之这想起两个人今天并没有吃什么东西,从兜里掏出来一块糖,丢给郭长城。“吃点东西,别再昏倒了,可不算工伤。真是个呆鹅。”说罢老楚从兜里掏出一张符,嘴里不知念叨什么,用食指中指夹住符箓,往林殿然的卧室一掷。符箓凭空消失。郭长城在一旁感叹,真的很帅啊!但他并没有说出声。已经来到特调处四年了,每次面对楚哥总会忍不住觉得楚哥好帅好man。郭长城摇了摇头把自己奇怪的想法甩出去,一抬头楚哥已经要开车走了。“楚哥!等等我。”
赵云澜载着沈巍赶去光华小学,赵云澜从上了车就发现自家美人一直沉默不语,“沈教授,怎么了?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“云澜

无逻辑,有私设。
喜欢给个小红心❤

十三(1)

极度ooc,有私设
慎入
都是编的,有不严谨的地方请各位见谅,欢迎捉虫
案件是用的网剧暗黑者第一季的失童
不喜勿喷
连载……估计几章就结束了。

又到了龙城的雨季,今年已经是大封之后的第三年了。其实在大封之后的第二年赵云澜和沈巍就已经回来了,和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桑赞和汪徵夫妇。特调处众人既惊喜又惊讶,问起原因赵云澜便天花乱坠的说了一通,众人便下定决心不再问了,毕竟他们可没有闲心听自家神仙领导扯淡…獐狮也回到赵老爷子的身体里,毕竟也只有这个老朋友能劝住那个倔强的赵心兹。

在赵云澜回来那年,正好赶上“楚哥和小郭搞大象,大学路9号是个基佬窝”事件。虽然这么说但是当事人并没有表示什么,但听祝红说老楚以股票赔了,没钱租房子为由臭不要脸求小郭收留,就这样两人住到了一起,但始终没迈出那一步。

又是一个平凡的工作日,汪徵接到电话表情逐渐严肃,正巧赵云澜揽着沈巍往里走。

“赵处,有案子了。在西城区”

“老楚,小郭去趟现场。有什么事记得随时联系我。”可能是楚恕之的错觉,赵云澜回来之后多了一些老妈子属性。虽然成了神,但是特调处可能在他心里也是家的存在吧。所以才更愿意唠叨两句

西城区

楚恕之踏进屋子里的一瞬间就感觉有一丝诡异的气息,但那丝气息十分微弱,楚恕之也说不好那是什么。楚恕之一个晃神那丝气息就朝郭长城去了,还没来得及抛出符箓就看见郭长城耳后的光笼罩着他,让那丝气息不敢上前。

“长城,跟紧我,这个地方不简单。”

这个房子坐北朝南方位极其端正,像是主人为了求个平安特地找的这么一个别墅,一进入卧室两个人都有些奇怪,屋子的装修风格是偏淡雅的,干净的很,但地板上的尸体却满身污秽,就连口鼻里也是满满的泥沙。在特调处已经快四年的小郭同学也能淡定的面对这种场面了。“楚哥……这是第一现场吧?”

楚恕之看了看尸体,有抬头看了一眼屋子,发现屋门的走向有些奇怪。这房子虽说是坐北朝南,卧室门也理应朝北,可这朝向西北的屋门让楚恕之加深了自己的疑惑。明明是阴阳调和的好屋子偏偏这个西北朝向的门打破了屋子的风水,楚恕之在屋子里走了几圈,突然醒悟。

“这是杜门吧?”“楚哥?你在说什么?什么杜门?”“是奇门遁甲里的东西,用于躲藏和寻找。”楚恕之说罢走上阳台向外看着窗外,

“阳台朝南,八卦中为火,而卧室门朝西北,巽四宫属木。火克木,宫临艮,坤二宫,虽多灾但无性命之忧。是杜门,这人是干嘛的?”楚恕之耐心解释完后,回过身来问郭长城,看到郭长城拿着笔一脸懵的表情,楚恕之知道自己白说了一堆。无奈叹了口气,转身去看尸体。郭长城收起了小本本,翻出报告看了一眼说“他叫林殿然,是个医生,原来在美国,回国已经四年了,但他是去年才开始当医生的,而且是儿科医生。”“儿科医生?这个可不像儿科医生能干出来的事。”楚恕之朝着郭长城一伸手,郭长城熟练的递上一次性手套。楚恕之抬头看了一眼郭长城,轻笑了一声。带上手套掰开尸体的嘴,一股黑气飘出来。楚恕之一挥手把它挥散,把土掏出来点用手指捻开。“这就是第一现场,走,回去告诉赵云澜一声,商量商量。”说完从衣服里抽出一张黄符塞进尸体的嘴里。

回去的路上,郭长城坐在副驾驶上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。楚恕之瞄了一眼他,用一只手开车,另一只手搭在郭长城头顶顺着后脑的弧度一路滑到后脖颈,轻轻捏了一下郭长城的风池穴。拉回郭长城的思绪低低的说“呆鹅,你又怎么了?”

郭长城偷偷红了耳朵“没…没什么,只是刚刚一进屋有些胸口闷,好像……有点…难过?”

楚恕之手上加重了些力度,“可能是累了吧,你先睡一会,到地方叫你。”

可能是楚恕之低于体温的手指摁着穴位太舒服,还是自己真的累了。

郭长城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中午了,自己身上盖着黑色的外套,上面有淡淡的烟草味和他楚哥常用那种黄纸的味道。轻轻的吸一口气,满满的楚恕之的味道。郭长城又红了耳尖,又轻轻叹了一口气。看向车外,才发现他楚哥靠着车头抽着烟。楚恕之其实生的还算标致,有一个标准倒三角的好身材,黑色的半袖勾勒出肌肉的形状,黑色的牛仔裤,裤脚被扎进短靴里,这么一个硬汉偏偏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,耐看得很,就连鬓角那个花纹都勾着人多看两眼。吞云吐雾时夹烟的手指,微微眯起来的眼睛也有说不出的感觉。

要不是楚哥老是板着脸,应该也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吧。可能是郭长城的目光太炙热,楚恕之发现郭长城盯着自己,走到车窗前示意郭长城摇下车窗,“看什么呢?怎么了?”“没…没什么……没什么事的。”楚恕之听着郭长城刚睡醒的有些哑的小奶音心情甚好,再没有追问。郭长城这才发现,自己在特调处的后院的停车场。他觉得刚刚好像看到红姐和汪徵姐偷看他和楚哥来着?是我看错了吗?



觉得可以就请各位给个小红心❤,小蓝手👍
谢谢啦

无名(短)

极度ooc!!!!!
小甜饼
就想写个温柔的楚郭,幸福的楚郭,日常的楚郭
文笔很烂,轻点吐槽。

头一天七夕特调处这一帮人借着由头喝了个昏天黑地,正好第二天周六还可以睡个懒觉。
楚恕之醒的时候难得觉得傀儡师再炫酷也没什么用,酒喝多了也会头疼。左臂有些发麻,自家小孩正枕着他的手臂睡得真香,昨天晚上可把他折腾坏了(我说的是小郭巴把他楚哥架回来累坏了,可不是别的。)
楚恕之看起来凶巴巴的,可是一旦认准一个人就对他千般万般的好,郭长城就是那个人。楚恕之轻轻的吧小孩揽在怀里,埋在小孩脖颈处深深吸上一口。他们俩的沐浴露是海洋味的,自家小孩总是透着那么一股清爽的味道。楚恕之感觉自己的头疼好多了,睁开眼睛看着自家小孩的睡颜,怎么看怎么喜欢。
楚恕之眼看着小孩的睫毛动了动,赶紧闭上眼睛调整呼吸。他感觉有一会小孩可能慢慢醒过神来,把他的胳膊掖进被窝里。小孩凑上来了,热热的呼吸打在脸上,轻轻的在楚恕之下唇上印了一个吻。楚恕之感觉身边一凉估计是小孩起床了,故意放轻的脚步声,和卫生间渐渐传出来的水声。
楚恕之稍微有些迷糊,可能是缓缓的水声太催眠。楚恕之又睡了过去,等他再有意识的时候,厨房里已经传出油在锅里鼓掌的声音。他套上家居裤,简单洗漱了一下,直奔厨房。他家的厨房是半开放式的,靠着冰箱上看着小孩忙活。早上九十点钟的太阳已经具备了暖意,太阳光洒在小孩身上还真有种灯芯的感觉。身体总是比脑子更快一步,从后面环住自家小孩,把脑袋放在他肩上,蹭了蹭然后侧过头在小孩耳后落下一吻,开口说道“我们长城真贤惠,真好。”
郭长城被他楚哥吓了一跳,好险把勺子扔锅里,还好没有要不今天早上只能吃木勺粥了。郭长城被楚恕之蹭的有些痒,缩了缩脖子小声说“楚哥,别闹”闹字咬的很轻,颇有种欲拒还迎的感觉。
楚恕之这种大龄中二病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,一声一声叫着长城。每一声好像都一样,但又好像每一声都多添了点爱意。抱着郭长城轻轻的左右晃,明明几百岁的傀儡师像个情窦初开的黄毛小子。
郭长城拿他楚哥没办法,只能由着他来。心里开起了小差,楚恕之在外面总是很凶,声音也压的偏低,听起来阴冷,凶狠。其实在只有他们俩的时候,楚哥的声音会有些温柔,鼻音偏重,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但郭长城知道这是自己的专属福利。郭长城想着想着笑出声,楚恕之贴着他的耳朵,热气一部分穿过耳廓钻进外耳道,一部分划过侧脸。
“想什么呢,小笨蛋。”
郭长城停了火,转过身回抱住楚恕之
“楚哥,该吃饭了。”


求各位给个小心心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