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室

夹缝里扒糖吃
同框就是糖
何况是在刘爸爸的微博里
扒糖吃

军训期间(2)

ooc
军人属于国家,楚郭属于p大,ooc属于我
无逻辑,慎入
根据我的军训生活改编。

“左右左!一二一!诶呀!怎么又错了?!你们是怎么做到三个人三个步伐的啊?!”郭长城站在三个新生旁边终于绝望的喊到。郭长城摘下帽子看了看周围其他队伍的进度,看到楚恕之练得整齐的队伍眼睛一亮!“所有人原地坐下,你们三个立正!”说完一路小跑到楚恕之的队伍,楚恕之看到跑过来的郭长城也给队伍放了休息,“楚哥,你能不能帮我练练那三个,我练不好。”说完郭长城低下头瘪了嘴,指了指那三个学生所站的方向。楚恕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那三个站军姿的一看就不想好好练,哪里是他郭长城教不好,楚恕之倒是心里想逗逗郭长城,双手把着腰带,往郭长城身边凑了一步压低声音说“求我,求我我就帮你。”郭长城脸腾的就红了,他再清楚不过,这是两个人床第之间的恶趣味。郭长城回身看了看楚恕之班级一双双八卦的小眼睛,拽了拽楚恕之的袖子“楚哥…别闹了…”楚恕之嘴角噙着笑回身瞄了一下,“你们原地休息不许乱跑,不听话的就给我蹲姿练习。”说完拉着郭长城走去他的队伍。把那几个学生领出来单练,可能是楚恕之的脸太过严肃,这几个学生也很快板正态度,不一会儿就能走齐了。楚恕之把着腰带走到郭长城身边凑到耳边,“下次再有这种事求我就用亲亲来换,这次的晚上回去补啊~”特地提高的尾音被两个班同学听得清清楚楚,郭长城已经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对于不苟言笑的尸王说出这种话,楚恕之班级的学生集体打了个冷战。

好不容易到了晚饭时间往回带队,走到路口刚拐了一半就被楚恕之班插了队,郭长城没有办法只能斜着踏步,楚恕之站在队伍后面幽幽的开口“头一回见到斜着踏步的!真是一个大呆鹅带了一群小呆鹅!”楚恕之的班级里响起了笑声,郭长城气鼓了腮帮子“大声说道“我的班才不是呆鹅!我就乐意斜着踏步!哼!”说完让队伍绕了路插在了楚恕之班级的前面,还故意压着步。拖着楚恕之的班级。楚恕之第二次被打断节奏之后小跑两步赶上他郭长城,使劲揉了一下他的脑袋“笨蛋!长行事了!”顿了一下又小声说“信不信让你下不来床。”郭长城回头气鼓鼓的瞪了一眼楚恕之,留下一个“哼!”才下了正常口令。楚恕之嘴角莫名勾起一个弧度。平时因为不苟言笑被队友和学生称为“尸王”的人,被同学们发现一遇上旁边班级的郭教官就柔和很多。

几天后,军训结束教官们也放了假。听说郭长城那几天就没下来床。放完假后也是带着腰肌劳损训练的。

军训期间

网上看的军训梗

ooc

楚郭两个人有靠在一起窃窃私语,赵云澜在两百米外看得清清楚楚,“楚恕之!”“到”“又说小话,俯卧撑200个,郭长城给他查着。”“是”×2楚恕之和郭长城带得班级纷纷看起了热闹,郭长城刚走到一旁站好,楚恕之一把拽过来撂倒。然后压上郭长城,一下一下开始做俯卧撑。两个班级的起哄声此起彼伏还夹杂着“老子搞到真的了!”

郭长城面红耳赤的给楚恕之查着查了一会觉得不对劲,“楚哥,俯卧撑不能屈膝”楚恕之用只有郭长城听过的声音说“长城,我可没屈膝,这是属于你的那个东西”郭长城脸红得快滴出血来,“楚哥!你……你…我查乱了,你得重来。”“你可真是长行事了,重来就重来。”楚恕之这次干脆做一下亲一下还换着角度亲。郭长城原地爆炸的心都有。

远处的其他人异口同声“妈的死给!”

祝红:“赵云澜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。”

超喜欢的太太点了小红心啊啊啊啊啊啊!超开心啊!

灵感来源于p1
文在p2
最后一篇车
极度ooc,逻辑不严谨。

灵感来源于p1,文在P2。
一共三辆车,这是第二辆。
楚哥文中正常穿衣风格是P3.4
有ooc,逻辑不通。
新手开车,多多见谅!(●・◡・●)ノ♥

如果图片打不开,评论区有链接。

第一张是灵感来源
一共三篇,今天来一个试试水。
新手开车!多多见谅!

如果图片打不开,评论区有链接。

十三(3)

ooc

剧版原著混着来

借暗黑者第一季失童情节

逻辑不严谨慎入

主要是想走剧情

楚恕之和郭长城到李大宝家里时,房门并没有关严,楚恕之将郭长城拽倒身后。自己先推开门进去,紧跟着楚恕之进去的郭长城,一眼看到地上的林殿然。“楚哥……这……”楚恕之皱起眉毛,走到跟前伸出手,郭长城赶紧递上手套。楚恕之仔仔细细的检查一遍,这次并没有上一次看到的黑气。“打电话给赵云澜,林殿然找到了,李大宝不见了。”

郭长城汇报完,就在屋里左看看右看看,推开一间书房的门,待郭长城看清里面是什么的时候后退了一步,用手捂住自己的嘴,“楚哥…这是……”楚恕之听到郭长城颤抖的声音赶忙过来看。顺着郭长城的目光看过去,昏暗的屋子里挂满了孩子的照片,角度是地铁的监控。每个上写着这些孩子的姓名,性别,哪站上哪站下。每个上面都打了红叉❌,估计是得手了。楚恕之拍拍郭长城的肩膀,走了出去。不大一会儿楚恕之联系人把尸体带走了。

“走吧,回家看看他们怎么样了。”郭长城点点头,心不在焉的走出去。一路上郭长城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,楚恕之也只当是他心里难受。郭长城心里又是一番景象,一进门就感觉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,随即屋里的东西就像活了一样,一张张图片伸出了手,就像引着郭长城再去看什么,在郭长城跟着楚恕之踏入特调处,眼前突然闪过一个破旧的屋子,在一个空旷的荒地里,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工厂。随后一直跟着郭长城的感觉就不见了。

楚恕之也只当他是累了,“去楼上歇一会儿吧,这几天有的跑呢。”郭长城点了点头,便上了楼。郭长城心里回想刚刚闪过的景象,觉得有些熟悉。便拿出手机来查了一下,就在龙城城郊的余裕乡。郭长城心里总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,赶紧跑下楼发现楼下没人,一时着急就自己跑了出去。林静从实验室里出来,看着空空的大厅自言自语道“刚刚是有人出去了?还是我眼花了?”

赵云澜从审讯室里出来,在单向玻璃前上楚恕之兜里摸了根烟,两个人一言不发的抽烟,赵云澜吸了两口就掐了塞进桌子空里,拿去桌上的水簌了口,又从兜里掏出来棒棒糖来在嘴里含在,一套动作行云流水。楚恕之看着赵云澜无声的笑了笑,还是被赵云澜发现。“你不懂。”“是不懂。这个怎么回事?也是有关的吗?”楚恕之刚问完林静推门进来“赵处,这就是林殿然的所有资料。”赵云澜一偏头示意林静把东西直接给楚恕之。楚恕之接下东西看了一眼,“他也不是儿科大夫啊?在国外好好的,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“他是研究血液基因改造的,那十几个孩子也都是他的患者。”“你是说他在拿那些孩子做实验。”“对”

“那他呢,李大宝又是怎么回事。”“这个是李大宝追杀的目标。”赵云澜说完又看了一眼审讯室里的人,半晌才缓缓开口,“这个是校车司机宋伟负责调查孩子家住哪,李大宝负责隐蔽林殿然和孩子的行踪,林殿然负责基因改造,那些孩子就是试验品。”“李大宝呢?”“还没找到,让祝红和大庆找着呢。林静再把林殿然仔仔细细查一遍。”赵云澜看着审讯室里的人咬牙切齿的说道,屋子里陷入了沉默。

楚恕之熄灭了烟头,打算上楼看看郭长城,从刚才从李大宝家出来他就不对劲。楚恕之边想边上了楼,沙发上并没有郭长城的人影。“长城?郭长城?”楚恕之赶紧下楼问“林静看到郭长城没有?”“小郭没在楼上吗?”林静愣了一下。“小郭说不定出去有什么事呢?你别一惊一乍的,那也是我半个儿,我还能让他出事吗?”楚恕之皱着眉头想了半天“不对,这个笨蛋出门不会不给我们之间任何人都不打招呼的。林静查查他在哪?”林静一边查着林殿然一边找着郭长城。林静突然瞪大眼睛,发现两个网页中一模一样的地址。“赵处,老楚你们过来看,这是林殿然以前在余裕乡买的房子,小郭现在在那。”

楚恕之听完抓起车钥匙就出了特调处的大门,赵云澜一看赶紧追上楚恕之还向林静喊到“看住那个人,祝红大庆回来让他们也赶过去。”

林静还没等回答他就听见外面轰鸣的发动机,和汽车的刹车声。

另一边,郭长城站在他印象里那个院子的门口,轻轻推开那扇门。进入一个前院,院子的角落里堆满了医疗废械。穿过屋子,屋子里摆满了各种大小奇奇怪怪的瓶瓶罐罐。推开后门走到后院,一团黑雾在后院半空中。那团黑雾好像在向他招手,郭长城好像被吸引着向前走。踏入了黑雾,郭长城睁开眼,这才发现自己在一片混沌中。

是小甜饼,文是最后一张图。

如果打不开图片,评论里有链接。

十三(2)

极度ooc
原著剧版混着来
慎入
用暗黑者第一季失童故事情节
逻辑不严谨

楚恕之让郭长城消消汗就进来开会,不一会儿,就看着楚恕之和赵云澜在阁楼上吞云吐雾,嘴里不知道说了什么。两个人的表情看起来都不太好,楚恕之向郭长城招招手示意他进来。郭长城刚进屋就听见汪徵对着刚下楼的赵云澜说“赵处,不好了,刚刚接到通知最近有几起儿童失踪案,活不见人死不见尸。地府突然发现这些孩子都死了,但魂魄迟迟未出现。还有林殿然的魂魄也不见了。”
听完这话赵云澜和楚恕之两个人的表情都不太好“召集所有人开会,我打电话问问小巍。”不出五分钟就看到沈巍快步进入了特调处,跟众人点头示意一下,就站在赵云澜身边,摇了摇头。赵云澜猛的拍了一下桌子嘴里爆了粗口,“妈的,搞事搞到老子头上来了。”
“老楚小郭带我俩再走一次现场,林静,祝红,死猫你们三个想办法找那几个孩子。”
再一次回到现场,尸体已经被人带走了。楚恕之明显感觉比上回来干净的多,各个方面。沈巍刚发现这个杜门有些不对时汪徵就来电话了,“赵处,不好了,林殿然的尸体不见了。殡仪馆说是自己跑的……”
赵云澜除了脑壳痛没有任何感觉“沈教授,怎么办啊?魂儿没找到尸体也丢了。”
话音刚落赵云澜的电话又响了,这次是林静“赵处,孩子还没找到,但有另一条线索。这些孩子都在林殿然的诊所体验过。并且都是光华小学的学生。”赵云澜紧皱的眉头告诉在场所有人,暴风雨来了。
赵云澜临时改变策略,让老楚小郭去找林殿然,自己和沈巍去小学,大庆和祝红去找孩子家长了解情况。林静和临时工丛波一起调查林殿然和这些孩子的联系。
郭长城在出林殿然家时突然眼前一黑但马上就恢复了。这突然的反应激出了郭长城一身冷汗。“呆鹅,怎么了?”楚恕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“没事楚哥,我可能有点低血糖吧,没关系的。”楚恕之这想起两个人今天并没有吃什么东西,从兜里掏出来一块糖,丢给郭长城。“吃点东西,别再昏倒了,可不算工伤。真是个呆鹅。”说罢老楚从兜里掏出一张符,嘴里不知念叨什么,用食指中指夹住符箓,往林殿然的卧室一掷。符箓凭空消失。郭长城在一旁感叹,真的很帅啊!但他并没有说出声。已经来到特调处四年了,每次面对楚哥总会忍不住觉得楚哥好帅好man。郭长城摇了摇头把自己奇怪的想法甩出去,一抬头楚哥已经要开车走了。“楚哥!等等我。”
赵云澜载着沈巍赶去光华小学,赵云澜从上了车就发现自家美人一直沉默不语,“沈教授,怎么了?有什么不对劲吗?”“云澜